无一物

蛇精病一只 (*°ω°*)ノ"
热衷在本命总受前提下四处爬墙
all叶、all27、all银时
所说任何言论仅代表自己
圈地自萌。

百恋歌【邱叶】


赠与  @放开那颗白菜心 


OOC注目

小学生文笔

挑战赛结束日设定

 

  

“前辈。”

叶修看着眼前的少年。看不出表情的脸上,紧抿的双唇略显倔强,执着的盯着他的那双黑亮的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除了一开始叫住他便一言不发没有下一句了。

无声的叹口气,叶修笑了笑。

“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

少年沉默依旧,跟着叶修走出了兴欣的训练室。

 

月光温柔的倾洒于天地之间,两人一路无声走了一阵子。路过车站时,叶修领着邱非随便跳上一辆刚刚靠站而停的公交车。

上车后,邱非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双排座,叶修坐在了他的左边。

因为坐的很近,邱非感觉到胳膊经常不经意就擦过身边之人裸露的手臂。温润的体温随之缓缓浸透全身,像会让人上瘾的罂粟,无尽挣扎却又甘愿沉溺其中。他将头扭向窗户那边,却看到了透过玻璃反射出的叶修模糊的侧颜,嘴角还隐隐带着柔和的弧度。

放在膝盖上的手张开又握住,想说什么却又只是将唇抿的更紧。

 

车身驶动,窗外苍白的站牌一闪而过反射出冷冽的金属光。

底站。西湖。

 

 

 

>>>>>>>>>>>>>>>>>>>>>>>>> 

 

邱非初入嘉世训练营时,和大部分同期训练生一样,怀着对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无比崇敬的心情。

对于叶秋的从不露面,虽会心存好奇,对他来说却也不是什么重要之事。反正他向往的只是那份强大的战斗力,至于相貌好坏又有什么关系呢。被周围人评价为少年老成的邱非觉得,无论叶秋样貌如何,都不会对他的臣服之心造成任何波澜。

这么想着的邱非,却在见到叶秋的那天被狠狠的震惊到了。

 

时值夏休期,邱非连同少数没有回家的训练生一起做着每天的基础训练。

窗外日光正盛,喧闹的蝉鸣声破窗而入响彻训练室的每个角落,却被轻易阻隔在了厚重的耳机之外,充斥耳中的只有打斗所产生出的绚烂的技能音。即使室内空调正不停嗡嗡作响的高度作业,训练所带来的强度,仍让众人的额头不停有汗渍隐隐冒出。

“叶队!你怎么来了!”

一声惊呼强行突破耳机防线直接传入脑海,邱非手一顿,正在做Z字前行的战斗法师向右前方斜冲出一小步,撞在了阻拦的障碍物上,任务失败。

盯着屏幕上【是否重新开始】的字样怔愣了一下,随即松开鼠标,将耳机摘下,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正午的阳光模糊了靠站在门边之人的轮廓,突如其来的蝉鸣声与视角猛然转换造成的光线差给至刚才为止还在高速运转的大脑带来了短暂的冲击,瞬间断连般让他感到一阵阵轻微的晕眩。

晕眩造成的效果逐渐模糊了外部的噪声,让世界归于寂静,却慢慢听到了本不该听到的声音。

心跳声。

逐渐加速。

震耳欲聋。

随着逆光的身影逐渐走近,他感到了握紧的双手手心内一片濡湿。却在看清来人之后,双拳猛的放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邱非所惊诧的,并不是叶秋的长相。

来人身材修长,裸露出的皮肤白皙的犹如没怎么晒过太阳般的毫无瑕疵。有着线条柔和温润的脸庞,让人看着就舒心的五官比例,以及精致修长的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双手。

叶秋的样貌在他看来已属中等偏上,如果略去像刚睡醒般有些杂乱的头发,洗的发白的老头背心,有些褶皱松散的挂在腰间的深咖色大裤衩,还有随意挂在脚上的黑色夹脚拖……

这都不重要,重点是!那浑身散发出的颓唐气息是怎么回事!

邱非实在无法想象这么个眼神无光看起来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人就是那个强大犀利的一叶之秋的操作者。

世界观颠覆在即。

 

“叶秋前辈,请你和我打一场。”

邱非无视周围惊诧的目光,站的笔挺,向着正和训练室负责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的叶秋发出了挑战。

“好啊~”叶秋扭头看向他,不知为何噗嗤一下笑了开来,原本了无生气的人犹如终于跳进水里的鱼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邱非感觉瞬间有些面部发热,似乎又回到了刚才晕眩时的状态,急忙扭头做下戴好耳机,握住鼠标看着屏幕慢慢调整着呼吸。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叶秋因为前一阵子睡觉空调调的太低得了感冒,被暂时强制戒烟和减少游戏时间了好几天,已经快要了无生趣了。

 

【好强!】战局很快结束,邱非的心中一时之间只剩这两个字。

叶秋强大的让他毫无反击之力,强大到让他以前隐含的决心超越的热血与斗志也逐渐回温到原点。完全超越不了,至少目前,以及不会短暂的未来。

但是那又怎样,从现在开始更加努力的话,一步步紧追不放,总会有赶上的一天。现在的他,已经不再会抱有虚无的幻想,变的更加实际坚定起来。

深深吐出口气,邱非转头看向坐在旁边正被其它训练生拉着当陪练的叶秋,却突然怔愣了住。

 

那双眼睛,明明之前还是毫无生气的,此刻却认真的盯着面前的屏幕。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刚才还像一滩烂泥,现在却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现。就那么状似随意的坐着那里,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光芒,却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明明对手只是刚入训练营的训练生而已,明明凭他的实力只需随便打打也能轻松取胜的。

想着刚才的叶秋是不是也用了这样的眼神和状态同自己战斗,心跳就控制不住的加快。

【不要再看了】邱非这么告诉自己,但身体却违背了他的意愿,就这么继续呆愣的看着叶秋的侧颜。


又一场快速完结,叶秋似乎感应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样子太过呆傻,邱非看到叶秋笑的更开心了。

“还打么~”

“嗯。”


屏幕开始倒计时,邱非一阵恍惚。

刚才,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抬起手,去触摸那人笑的开心的眉眼?!

 


<纷繁苍穹 绵绵细雨随阵阵蝉鸣渐渐远去>

        <若不是那回首一望 任谁人知晓 时光在默然流逝>

 

 

 

>>>>>>>>>>>>>>>>>>>>>>>>> 

 

“练的那么认真有什么用,还不是上不了场,叶秋前辈退役早着呢~”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装给谁看。”

“不过叶秋前辈最近状态下滑的厉害,他肯定觉得有机可乘了吧~”

周围传来例常几乎算不上是窃窃私语的嘲讽声,沉默寡言却又优秀异常的少年似乎很容易受到同龄人的羡慕嫉妒与排斥。

邱非面无表情,手上不停,认真重复着最单调的基础操作,那些言语对他起不到任何影响。

直到人渐渐散光,整个训练室只剩自己敲击键盘的声音,邱非才结束了他给自己定下的训练量。

比别人多两倍之多的训练量。

拿下耳机,邱非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

 

“我说了多少次了,太过辛苦,可是会过犹不及的啊~”

一只手轻柔的放在了他的头上,抚摸了几下,还顺便揉乱了他的头发。

“前辈你不也是。”

邱非睁开眼,转头看向来人。

叶秋一脸无奈的表情,放在他头上的左手又大力搓揉了一把。

“邱非你别老这么严肃,小小年纪,就不能活泼开朗点嘛~你看,这眉头皱的,都快赶上老韩了。”

邱非侧头躲开那只从头发上拿下准备捏向他脸的魔掌。

“前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阵气闷,干脆扭头坐直继续看向屏幕。

“是是是,我们家邱非已经长大了~”叶秋摊了摊手。

“来,让我看看你今天的训练情况。”说着用左手撑在椅背,从邱非右侧俯下身将脸凑在屏幕前。


【我们家】三个字,虽然听过太多次,却依然会在每次听到后都从心底生起一阵酥麻感,顺着血液蔓延全身,在血管里奔腾叫嚣冲撞着带出阵阵欢愉。

还没等邱非摆脱那种隐隐的愉悦,一阵温热的触感自右后方传来惊醒了他。叶秋虽然手撑在椅背上,但是因为懒,便将大半个上身依靠在他的肩背上当做支撑。

源源不断的体温由身体相接之处毫无道理的侵袭入他的全身,无力阻止,甚至渴求更多。

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渴望与挣扎,邱非僵持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是转过头看向叶秋的侧脸。

脸与脸间不过一掌的距离,邱非甚至能看见嘴角处细细的茸毛,眼睛因为屏幕光反射出熠熠光辉。

就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恍惚间邱非突然想到之前的那些嘲讽。

说他那么刻苦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打败叶秋,取而代之。

 

打败么?或许有。

却完全没想过取代,前辈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存在。

他只是想挥着手中长矛,想离前辈近一点,更近一点。

不是叫着叶秋前辈仅仅被教导,更想叫着队长在赛场上跟他一起并肩作战。甚至如果可以,想挡在他的身前为他拦去一切伤害。

所以只能努力,比别人加倍的努力。为了那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机会。

但似乎他无论怎样追赶,都赶不上时间流逝的速度。

 

25岁对于电竞世界的意味,他明白的。

即使前辈看起来强大依旧,却总会有隐隐的恐惧感自他心底油然而生。

因为每次比赛后都能看到那双眼睛里越来越深的疲倦感。

前辈总是在一个人独立承担,冲在最前面为他们遮风挡雨,阻挡一切。

没有人不在他的保护之下,就连和前辈一起并肩作战的苏沐橙,也被小心护在羽翼之下。

但是即使被叫成斗神,终归也还是凡人,也会疲惫。

却被众人抨击谩骂说因为能力下降的叶秋而使他们的荣耀蒙尘。

明明从始至终,他们身上所加持的光荣都是前辈带来的。

 

他总被别人说是叶秋的亲传弟子。被叶秋特殊对待,甚至被说开小灶。

被说叶秋的一切认真尽责与温柔都只给予了他一人。

明明是你们拉着前辈陪练,却又抱着【反正打不过】的心态敷衍了事。

对尽管只是对着训练生却依然认真以对的前辈指责太过冷酷无情。

他不禁想到每次对战后前辈有些失落的眼神,却依然什么都没说欣然接受下一场挑战。

 

你们,怎么敢在自己毫不作为之下,指责前辈没尽心力。

你们,有什么资格?

 

 

“发什么呆呢,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叶秋神手戳了戳邱非的脸。

“前辈。”猛然惊醒,邱非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委屈,不是为了自己。一阵酸涩的情感沉沉的压抑在心底久久不能消散

叶秋看了看邱非,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究竟在焦躁些什么啊~”

将整个左胳膊彻底压在邱非的肩膀上,抬手又大力的搓揉了邱非的头发几下,直到搓成了鸟窝状。

“要不要来一场?今天出血大放送,所送你几次好了~”

“好。”

 

 

 

“听说叶秋前辈退役了。”

“什么?不会吧!”

训练了一天正准备洗漱睡觉的邱非,却在洗手台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你说什么?!”邱非盆一扔,抓过对方衣领。

“你做什么!刚才听到陈夜辉前辈说的。”对方一把排开邱非的手,笑的嘲讽。

“呵呵,状态下滑,引咎退役哟~”

“早该这样了,一把年纪还占着位置不放,陈夜辉前辈说战队已经找到了一个比叶秋还厉害的人来接替了。”

“太好了!这下终于能扬眉吐气了吧!”

“肯定的!嘉世又能回到以前的光辉了。”

 

周围人究竟说了些什么,邱非已经不知道了。

四周嗡嗡作响到处都是声音却一句也没听进耳里。

各种文字在一片纷杂的脑海里汇总压缩排列后只剩下一句。

【前辈退役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房里,邱非将自己仰摔进床上发出“砰”的一声。

闭上眼睛,胸口因为之前的高速跑动而剧烈起伏。顿了顿,抬起手将手背撗搁在了眼睑上。

找不到前辈了。

房间已经空了,去问苏沐橙前辈,女孩一脸要哭的表情和他说前辈已经走了,而且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明明昨天还一起做着练习,笑着摸着他的脑袋说等着他成为职业选手的。

 

心脏不明所以狠狠的抽痛着,满嘴苦涩。

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即使知道了又怎么样?

他,什么都做不到。

 

 

月光自窗口而入温柔的抚摸着仰躺在床上的少年。

呼吸平缓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了。

却突然有一滴水滴自被遮挡的眼角处悄悄滑落。

 

 

<我知道 这份恋慕犹如随江水漂流的花朵>

                        <就算起身追寻 指尖也无法挽留>

 

 

 

>>>>>>>>>>>>>>>>>>>>>>>>> 

 

5月西湖的夜晚有些微凉,叶修忍不住搓了搓裸露的胳膊。

邱非看了眼叶修,打开随身背着的运动包,翻出自己的队服外套拿出来递了过去。

 

“还是那么贴心哪~”叶秋将外套穿在身上,满足的喟叹。

这两年少年的身高就像雨后的春笋,一下子抽长了不少。虽然暂时还没叶修高,但因为还在生长发育期,队服特意订大了一号,叶修穿了正正好。

衣服胸口火红的红枫图章衬着叶修白皙的皮肤,一瞬间烧痛了邱非的眼睛。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看着前辈挥舞战矛一往直前的日子,回到那个前辈身披队服面对任何对手都笑的肆无忌惮的日子,回到那个跟着燃烧在前辈胸前的红枫一起忍不住燃烧的热血沸腾的日子。

仿佛下一刻前辈就会伸手温柔的抚摸上头顶,笑着说【邱非我在这里等着你来】。

 

但是,已经不行了。

那为什么?

他还在期待着?

 

 

“邱非你看那是什么?”叶修指着远处湖上的光亮与岸上黑压压的的人群问到。

“好像是音乐喷泉,叶修前辈。”邱非想了想,回答。

“我们也去看看呗~”说完,叶修便向光亮处走去。

 

刚才,前辈笑的样子,有点像在……撒娇?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应该是错觉吧?

 

黑压压的人群情侣占了大多数,因为清冷的夜风亲昵的抱在一团互相取暖。

想来也是,不然谁大晚上的闲的没事一个人跑这来看喷泉。

嘛,好像自己也是其中闲人之一~

叶修无奈的想。

 

谁叫邱非一副像被欺负了一样的表情,而自己又总是拿他没办法呢~

虽然不知道邱非来找他到底想说什么。

反正不急,有的是时间。

就当放放风好了~

 

西湖的音乐喷泉也算特色之一。

基本上整点一次,每次十分钟左右,人多的时间段也会加场。

喷泉的水流随着音乐节奏强度的变化而改变着,交织出各种形态。

 

忽明忽暗的光线打在叶修的脸上形成不同的阴影。

邱非的双眼也跟着忽明忽暗一眨不眨的盯着叶修。

他知道叶修在等他说,说出今天的目的。

但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不明白的事,要怎么说?

 

 

当初前辈匆匆离去,没留下只言片语。

就在他以为他们的世界至此再没有交集,再也见不到前辈时,却传出了前辈另投他队的谣言。

而且,前辈不叫叶秋,而叫叶修。

一股铺天盖地被欺骗的愤怒感袭向了他的全身。

所以当陈夜辉叫他去与前辈战斗时,他便去了。

 

明明知道前辈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明明内心深处是相信着前辈的。

明明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前辈对于荣耀的忠诚,对嘉世的感情。

全身上下却依然不受控制一直叫嚣着【他骗了你】。

那个说着“承蒙教导,不胜感激。”的怨恨冷淡的对着前辈的自己。

其实不过是因为没法得到回应和被抛弃感而爆发了渺小的自尊心吧。

 

而后就被前辈狠狠的打醒了,失去的理智逐渐回笼。

23分钟的指导赛,高强度高持续的对战,被指出的一处处欠缺之处,无一不在诉说着前辈对自己的期待,以及并没有抛弃自己抛弃战队。

自己又给前辈添麻烦了呢,那么长时间会给前辈带去多少负担简直不敢想象。

明明该自责的,却又混杂了点奇妙的甜蜜,交织着如蛛丝般逃脱不掉,挣脱不出。

 

所以才会在嘉世解体时却没有离开,独自抗下战队大旗吧。

如果走过前辈所走过的路,承受前辈所承受过的责任,是不是就能离前辈更近一步?

 

他做到了。

当前辈领着草台班子却杀进了季后赛,着手争夺冠亚军时。

他也带领名不见经传的新嘉世成员打赢了挑战赛,杀进了职业圈。

 

赢的那一刻。

他兴奋激动,却又感到委屈。

明明进了职业圈,却不能和前辈并肩作战。

总以为更接近前辈一步,前辈却又站在了更高的点。

 

想见前辈。

赢得了比赛,想见前辈。

被队友围着恭贺,想见前辈。

被簇拥着坐上回程的大巴,想见前辈……

所以当他回过神时,就已经站在了兴欣的训练室看着叶修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我知道 这份爱慕如同浮于夜空的明月>

             <就算踮起脚尖 伸开双手 也遥不可及>

 

 

 

>>>>>>>>>>>>>>>>>>>>>>>>> 

 

“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盯着我的脸发呆啊~”叶秋伸手在邱非眼前晃了晃

“哥知道自己长的帅魅力大,不过你也别用这么吃人的眼神看着我呀~”

某种意义上,好像说对了,从回忆中被惊醒的邱非想冒黑线。

 

“叶修前辈我们回去吧。”

时间越来越晚,气温又降了几度,喷泉也已经结束了。

何况前辈最近还要为了比赛而做准备。

自己这样脑袋一抽就害前辈出来陪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好吧~”叶修叹了口气,点点头。

两人又一路无声的沿着来路往回走。

 

这个点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四周一片寂静。

邱非低着头,看着叶修的左手在月光的作用下闪着淡淡的柔光。本就修长的骨节更显纤长,让人移不开眼。

心里叹气,何止是手,这人的一切都让人移不开眼。

 

手掌抬起又放下,张开又握紧。

想要拉住身旁之人的手,却又在每次快要触及时惊慌的逃开。

就差一点点就能握住了……

 

【握住了?!】

邱非呆滞的看着握在一起的双手,是自己不小心么?

惊慌的抬头看向叶修,却见到叶修看着自己笑的温柔。

 

“又是这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想握就直接说嘛~”

叶修将握在一起的双手抬起来晃了晃。

“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么胆小~”

 

“前辈!你真的懂这个的意义么!”

邱非震惊的看着叶修,接着猛的将交握住的手举在叶修面前。

“你知道我……”

即将出口的话,却又一时语塞了。

他不敢赌。

 

“我知道~看你刚才的眼神就明白了~”

叶修笑着用另一只手拽了拽邱非略显僵硬的面庞。

“而且我啊~”

说完将脸凑向邱非的耳畔,接着悄声说了句。

 

“!!!”邱非瞪着叶修一时不该如何是好。

一阵狂喜从心底深处蔓延过全身,整个心口涨的鼓鼓的,似乎不做点什么就要爆炸了。

交握的手一用劲将叶修拽进怀里,另一只手扣住叶修的后脑拉向自己,怀着满满意欲倾诉的感情吻了过去。

从额头到眼睛,从眼睛到鼻尖,最后咬住了那一处温软。

沿着唇线描绘了好几遍,含住软肉一阵轻咬,清甜可口的想要一口吞下却又害怕造成伤痕只是一遍遍吸允。

 

整个嘴唇又痒又麻,叶修有些难受,刚张开嘴想说几句,就被徘徊在外抓住机会突入的舌头堵了个正着。

舌头一伸进来没过多久便与自己的搅在一起,卷了拉进了对方的主场不停的吸允含咬,啧啧的水声与略显粗重的呼吸在唇舌之间回响,四周的空气都沾染上了暧昧的温度。

呼进的空气似乎都被对方吸食过去,脑袋开始因为缺氧而微微胀痛。

 

一吻结束,嘴角拉出了缱绻的银丝。

叶修被邱非抱紧,对方将头埋进了他的颈窝,不停粗喘着。

他回抱住邱非,感觉对方一阵轻颤。

 

“不会哭了吧~”他无奈的拍拍邱非的脑袋。

“前辈~”邱非闷闷的声音自颈窝处传来,听着好像满含委屈。

“对了,忘了和你说,欢迎来到职业世界。”

叶修温柔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背。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我在这里等着你。”

“嗯。我来了。”

 

 

走在回家路上的两人,十指相扣,相互偎依。

毕竟,最好的取暖,来自相爱的两人,不是么~

 

 

<只为有朝一日 能传至你的耳际>

              <我愿在此吟唱 这一曲百恋歌>

 

 

 

FIN

 

 

其实这是以前男神生贺时想的梗,却写了个开头就扔一边了。

这两天又脑抽拾了起来,也是艰难了几天才彻底产出,一度差点弃写。

卡文时痛苦的去想暗恋的感觉,心中却没有人,好心塞 _(:з√∠)_

 

 

PS:< >内为歌词译文节选顺序是混乱的不要在意……


评论(1)
热度(25)
  1. 知名不具、无一物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啊,暗恋的感觉

© 无一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