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一物

蛇精病一只 (*°ω°*)ノ"
热衷在本命总受前提下四处爬墙
all叶、all27、all银时
所说任何言论仅代表自己
圈地自萌。

老中医【王叶/ALL叶】

 因为不能算是王叶结局就不投了,但还是要推广下王叶站点~

http://wangyeonly.lofter.com/


 

小学生文笔

OOC注目

EG向

私设众多

雷!慎入!

 

 

荣耀路上最近开了家名叫兴欣的小诊所。

就开在大名鼎鼎、享誉全国、口碑极佳的微草医院的隔壁,中间隔着条不太宽的马路。

抢生意都抢到这份上了,也是蛮拼的~

路人们想。

 

 

小诊所看起来很小,占地也就大概两百坪米,其貌不扬的样子。

内部二层空间,一楼除了一个小小的咨询台,加上等候用的5排座椅,每排四座,剩下的空间就全叫输液室占据了。

而二层,是各个医生的办公室,问诊看病的地方,还有个用来领药的小药房。

 

看起来还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样子,平时头疼脑热,小跌小撞的小病之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整个诊所里,看起来有点资历的医师就只有两个。

看起来,就是通过贴在墙上一水的照片和附带的说明看出来的。

 

一个听说整天躲在办公室里几乎没人见过但从照片看起来挺精英才俊和可靠的样子。

一个笑的一脸猥琐,满身粗野气息看着跟个江湖郎中似的。

剩下的几个都是些年轻的漂亮姑娘和年轻的帅小伙。

 

虽然姑娘小伙们长的不错,但是看着太年轻了!有几个甚至长的像在校大学生一样。

找他们看病,感觉就跟把自己当成丢给医学生做实验的那些小白鼠一样。

 

哦不,诊所里还有个温柔可亲,眼睛黑亮亮笑起来看着一脸真诚的小伙儿看着比较靠谱。

但是兴欣诊所有个奇怪的规矩,病人来了由之前那些小年轻们主看,小年轻们搞不定了才是真诚小伙和江湖大叔出马。

最后才是那位整天藏在办公室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大夫。

这看个病跟打游戏一样,还得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见到关底BOSS!哦不,是才能见到主治大夫,谁还敢来?

 

正所谓,饭不能乱吃,病不能乱看!【你滚!】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也要离兴欣诊所远远的才是正道。

 

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小诊所就该关门大吉了吧。

路人们和某位陈姓姑娘摇着头想。

 

谁能想到,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诊所就变的每日人数爆满甚至还在门口排起队来。

从门庭冷落到门庭若市的转变缘由,也被传的越发神秘起来。

 

 

 

 

王杰希看着马路对面排的跟每天早早守在超市门口等着开门抢鸡蛋的老头老太一样的队伍,沉思了一下,便快步向医院内走去。

 

王杰希是微草医院的院长,毕业于世界名校,发表的学术论文拿过不少国际奖。

可谓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是这附近几条街住着的大部分姑娘和老太太们的梦中情人,优质钻石王老五。

成熟稳重的可谓是集齐了各种优点!

除了有些大小眼。

 

但是人无完人,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门,就势必会为你关上一扇窗。【不

更何况只是小小瑕疵,根本无须在意的啦~

眼一闭,今天的杰希大大依旧如往日一样的倍儿帅和完美无暇!

 

 

王杰希走进院长室,拉开了巨大落地窗前的镶着蕾丝花边的浅色窗帘,坐进了意大利进口手工定制真皮老板椅,满意的看着面前截然一新不染尘埃的紫檀木办公桌。然后伸手端过一旁还在冒着隐隐热气的陶瓷杯,吹了吹,轻啜了口。杯子来自景德镇,杯外的青花配着杯里的明绿,带出盈盈流光,宛如拥有自我生命力般带出一片春日的生机盎然之景。

 

微草医院的院长王杰希的每天早晨,从一杯西湖龙井茶开始。【大误

 

 

【稍微泡久了点。】王杰希想。

虽然还是一样的清冽可口,但王杰希就是能分辨出其中细微的差别。

 

【是因为今天早上看着隔壁沉思的那会功夫耽误的吧。】

王杰希将茶杯放回桌面上,发出清脆微小的碰撞声,带起杯内一阵涟漪,却又很快归于平静。

 

据茶叶漂浮形态而看,今日诸事不顺。

王杰希想想,拨了内线电话,告诉高英杰让他来院长室一趟。

 

 

 

 

高英杰很快到了,接了电话便一路小跑过来。

身为院长大人的头号资深崇拜者,高英杰表示,院长大人您的话语就是我生命的方向!

 

“英杰你知道我们院隔壁新开的兴欣诊所么?”

“报告院长,听说过。”

“听说过?听谁说的?”

“报告院长,住院部的扫地阿姨们。”

 

扫地阿姨?

那种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哪里有料哪有她宛如传说中的地下情报工作者一样的传奇人物?

王杰希皱眉想了想。

 

“阿姨们怎么说的?顺便不用那么拘谨,报告两个字去掉吧。”

“好的院长!是的院长!”

“……”

 

“阿姨们说……”

高英杰皱眉回想了下扫地阿姨当时的语气,想要尽可能向王杰希原样描述出来。最敬重的院长想要知道,就要尽可能的做到最好!

“隔壁那个兴欣啊,你别看地方小,但里面能耐可大着呢!就说那几个孩子吧,看着年轻,但技术那是一顶一的好。我女儿本来可怕打针了,平时拉着上医院打预防针都死活不肯,那天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半哄半骗带去了兴欣,一扎一个准不说,在我女儿还没感觉到痛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还很有耐心的哄着我女儿玩,弄的我带她走的时候都不肯走,还跟我招手说‘妈妈你再也不用担心我怕打针了!’”

“……”看着平时腼腆内敛此时绘声绘色的高英杰,王杰希一时震惊的失了言语。

 

“还有哪,那个满脸络腮胡姓魏的大夫,虽然看着和老痞子一样,其实人啊医术高明,而且为人和善又风趣,和他聊天可开心了。上次二丫她妈,聊的脸都红了笑的像个黄花大闺女一样~”

“……”

 

“最最厉害的就是叶大夫了,虽然和照片上的样子有些不大一样,但是可神了,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听说西街那个刘老头,就是肩周炎患了好多年的那个,被叶大夫一看,开了几剂药。嘿!好了!还有南街那个被风湿病困扰了十几年的张大妈,也是叶大夫给看好的,前一阵子有人见到,走路可精神了!街里都说叶大夫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医仙下凡!”

高英杰学完以后,一脸开心的看着王杰希,期待能得到院长大人的表扬。

 

“英杰……”

“院长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以后离医院里的扫地阿姨们远点。”

“……”

 

不知道自己刚才画风不对的高英杰低头思考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够好。

 

【大意了!】王杰希心想。

因为对方看着不惧威胁,就没去深入调查真是太大意了!

任何轻敌的行为都是失败的先兆。

 

“英杰。”

“是,院长。”

“跟我一起去兴欣看看去。”

“好的,院长。”

 

 

 

 

王杰希领着高英杰来到兴欣门口,正准备进去,就被拦住了。

 

“你怎么回事啊你,不知道排队么?”正在排队的病人甲伸手拦住了王杰希。

“不好意思,我就进去看看就出来。”王杰希尴尬的笑笑。

 

“这里是看病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我就找个人,说几句话就走……”

“这里排队的都是找人的,找人看病。你这年轻人怎么回事,看着仪表堂堂,怎么老想着插队?!”

“……对不起,我去排队……”

 

王杰希领着高英杰默默走到了队伍尾。

 

“哎,我说,刚才那个插队的看着有点面熟啊?”病人甲戳了戳排他后面的病人乙。

“不清楚,我也觉得挺面熟。哎到你了,你快进去吧。”病人乙提醒到。

“哦,好好,谢谢啊~”病人甲开心的进了诊所。

 

没走两步一拍大腿,哎哟卧槽那不是微草的院长王杰希么!

病人甲回头想看,结果被黑压压的人群给遮挡住了,都排进来也不能再跑出去了。

叹了口气,登记完后,病人甲爬上二楼向医师办公室走去。

【不过回去后一定要告诉隔壁的李大姐,连微草院长都领着人来兴欣看病了!】

 

 

 

 

等排到王杰希时,诊所已经快关门了。

 

“请问有什么事么?”咨询台的姑娘问他。

王杰希往挂着一排照片的墙上看去,看到一个人时顿了顿。

很熟悉,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么具有精英气质的人他也见过不少,但是那种额外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我找叶修叶大夫。”王杰希看了下照片旁的名字对姑娘回到。

 

“谁找那个老不羞?”一个看着蛮壮实带着点络腮胡的大汉伸着懒腰从楼上走下来。

“哎呦!我当是谁呢!同行莫入懂不懂?”大汉仔细看了看王杰希说道。

“微草的院长有何贵干啊~”

 

“……魏大夫你认错人了,我是带我弟弟来看病的,他有点不舒服。”说完便将高英杰拉到身前。

“得了吧,我来这不过一个月,你的样子我都从各种病人姑娘口里听了快八百遍了,还有什么温柔多金,风度翩翩的相关描述。”魏琛摸着下巴嘲讽道。

“何况还有这么标志性的大小眼。你唬谁呢你!”

“……”

 

【失误了!敌暗我明!唯有先战略性撤退。】

浪费了一下午时间,结果完全没探查到什么有用信息的王杰希,只能带着高英杰先暂时回了医院。

 

 

回去后的王杰希思考了大半夜,突然想到了兴欣门上贴着的招工启事。

 

自己是肯定不能去,英杰今天露过脸也去不了。

翻着一页页实习生简历,王杰希用右手食指敲击着太阳穴。

 

柳非?

不行,玩心有点重,可能耽误事。

周烨柏?

不行,自尊心太重,不太务实。

 

………………

 

乔一帆?

王杰希努力回忆了下,才在脑海里形成了少年平日的样子。

嗯,存在感不强,但专业知识很扎实,而且是高英杰的好友。

英杰应该可以随时拿到第一手有关于兴欣的信息。

 

手指点了点简历上的照片。

就是你了,乔一帆。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王杰希就把乔一帆叫了过去。

向他说明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告诉乔一帆,医院迫切需要他的时刻已经到了。

乔一帆表示很激动,作为一个小透明太久了,第一次被看重。

为了感谢医院对他的信任,他一定会努力将医院交予他的任务圆满完成!

 

终于了却一桩心事,王杰希表示很满足。

 

 

 

 

微草医院最近接了几个大手术,难度大危险性高,连作为院长的王杰希都成为了主刀医师之一。

等忙完了,想起兴欣的时候,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巡查完住院部,了解完手术患者的术后恢复情况一切良好后。

王杰希终于能彻底放松下来。

 

正准备去找高英杰询问乔一帆近况,结果在走廊上遇到传说中神一般的扫地阿姨们。

想要直接无视走过去的,却在听到聊天内容之后停下了脚步,并且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在走廊的窗边站定。

 

“哎,你听说了么!”

“听说什么?”

“我听人说兴欣的那个叶大夫,是个骗子,给人开的药其实只是红糖水!”

“什么?!不会吧!”

“听隔壁老刘说,他有次正准备去叶大夫办公室时,正好有个长的挺帅的年轻人从那屋子里出来,还对屋子里气急败坏的喊着什么‘叶修你不是人啊收我998结果只给我喝红糖水!要脸么!要脸么!”

“那小伙子我见过,挺讨人喜欢的,虽然话多了点,但长的还是挺活泼讨喜的。”

“不止呢,据说还有个好像是黑社会的人本来是去砸场子的,结果也被骗了。还有个笑的一脸温柔看着跟我们院长一样优秀的青年也是,好像也被骗了。”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还有个长的特别帅的小伙儿?看起来安安静静挺乖巧的,每次他一来排队人数都能多上一大截。有天我看到他坐药房那端着个碗在喝一碗红红的东西,看着特别乖让人心疼的想摸摸他脑袋。当时我还以为是中药呢,现在想想闻起来一股子红糖味啊!”

“对对,还有那孩子。话说我最近几乎天天都有看到他们,你说是不是叶大夫在那糖水里加了什么,让他们上瘾了,才得天天去喝?”

“不知道,如果是真的,真是造孽哟!”

 

 

一阵愤怒自王杰希心底猛然爆发瞬间弥漫全身。

如此有违医德的事,居然就发生在他身边,身为一个医生完全不能忍。

 

快步走向办公室,准备换了衣服就去兴欣。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高英杰急匆匆的向他跑来。

 

“院长!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

“一帆被隔壁兴欣拐走了!”

“什么!?”

 

王杰希看着手中的署名为乔一帆的辞职信,怔住了。

 

 

王杰希带着高英杰去了兴欣。

可能是因为这次他的眼神太过锐利冷冽,所以一时竟无人敢栏,就这么直接进了大门。

 

“你们怎么又来了,说了同行莫入的。”咨询台的姑娘看着王杰希说

“我来找我们医院的实习生乔一帆,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下叶大夫。”王杰希扬了扬手中的辞职信。

“你们等下,我去问问看。”被王杰希盯着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阵脊背发寒,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叶修叶修叶修,你看看你这兴欣小的,连个沙发都没有。你还是跟我回家结婚去吧,我养你!”

黄少天拍着桌子说。

 

“有病看病,不看走人。”

叶修懒得看他。

 

“我靠靠靠靠靠!我这种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身价,专门来这破地方找你。连个床位都没有就算了,连个VIP号都不发个!每天都得排个老半天队结果到你这就一碗红糖水打发了!还要998!要脸么!要脸么!”

黄少天简直要抓狂了。

 

“有收过么?每天被你们缠老半天还得免费供应碗红糖水,天底下简直没有比我更善良的人了。”

叶修掏了掏耳朵。

 

“卧槽!脸呢!脸呢!都被你吃了么!”

靠!这个人的无耻果然无下限,黄少天想。

 

“得了得了,看不看病,不看别打扰我看下一个,哥可是很有医德的医生。”

叶修不打算再闲聊下去了。

 

“看!怎么不看!”

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还且还执迷不悟脱不了身了呢!

 

“不是吧你,还是那老一套?”

叶修简直无语了。

 

“是啊。心律不齐,呼吸急促,血压升高,肾上液分泌加快,难受的快要死掉了。所以既然叶修大大你这么厉害,倒是治好我呀~”

黄少天轻笑着。

 

“那就继续红糖水,包治百病~”

叶修准备按铃叫人,却被黄少天猛的拽住手腕拉过去狠狠吻住。

一吻结束后,得意的朝着叶修挑衅的舔了舔嘴角。

同一时间,叶修也按下了呼叫铃。

 

“老大,什么事~”

门被打开,进来的是包子。

“带这位黄烦烦先生去找小安领一碗红糖水,顺便加二两黄连~”叶修对包子说。

“靠靠靠靠靠!居然用黄连!叶修你简直不是人!”黄少天挣扎着被包子拽走了。

 

 

一个个叫我选。

都喜欢怎么选,干脆一个都不选。

叶修用食指抚过被吻过的嘴唇。

 

门被敲响,是咨询台的小妹。

 

“什么事?”

“微草医院的院长王杰希有事找你。”

“叫他过来吧。”

 

 

 

 

王杰希一进门,看到靠坐在椅子上慵懒而悠然的叶修时,一瞬间就想起来了。

卧槽这不是当初同在一所医学院的天才学长么!

 

王杰希刚进校时,叶秋已经快要毕业了。

但是叶秋的大名,整个学校都如雷贯耳。

不光是因为惊人的成绩,硬生生将8年的本硕博连读压缩到了一半不到。

还因为他的为人处世,天生善于嘲讽,却又在学术上知无不尽,毫无保留。

导致别人对他的态度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喜欢他的人特别喜欢,恨不得抱着揉到血肉里。讨厌他的人也讨厌到骨子里,提到就咬牙切齿。

 

王杰希初入学校时,本来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他本就是个冷静淡漠的人,只关心对自己有用的事物。

然而属于年轻人的不服输的冲力,让他把叶秋当做现阶段目标以便超越。

但是渐渐盯着叶秋就隐隐热血沸腾的冲击力变质成了另一种热血沸腾。

 

他曾经以为自己喜欢上了叶秋,那个时候他已经和叶秋成了朋友。

叶秋却告诉他,一切只是自身身体机能暂时出了细微差错,环环相扣导致一系列变症,形成一种宛如喜欢的错觉。

喝点红糖水就好了。

 

红糖水一阵在学校里很有名,简直一提到就会想到叶秋。

因为对他表白的都被他丢去喝红糖水去了。

 

王杰希喝了一阵子,感觉和叶秋在一起时的感觉也慢慢趋于平静。

他开始相信叶秋的言论,是自己身体机能临时出的差错。

却在叶秋离开学校之后,无数次的午夜梦回,将那带着暗讽笑容的人狠狠的按在身下,抵死缠绵。

而后早上醒来后看着裤子的一片濡湿,捂额轻笑。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喜欢叶秋的,却被叶秋骗了过去。

但既然错过,也无法再追寻。

他只知道对方去了一个很有名的大医院,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们的世界之间再无任何联系。

 

直至他成了微草的院长,青涩的初恋的酸楚也已渐渐淡去。

他已经不太记得叶秋的长相,也很少再梦到。即使梦到也只是一圈模糊的轮廓,缠在虚无缥缈的烟雾里一触即散。

 

 

但是今天一见,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甚至更加迅猛,一瞬间将他淹没。

像蛰伏太久的毒瘾,一旦溢出一点,便铺天盖地重卷而来,再也无法阻挡。

 

他也明白了扫地阿姨说的红糖水的意思了,联系着所说的内容。

看来竞争者并不少,希望他来的不算太晚,还有机会。

 

 

“呦,大眼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我可是一听名字就想到你了,看你的样子应该刚刚才想起我吧。真是世道苍凉,人走茶凉啊~”

 

王杰希想到了之前挂在外面误导他的那张照片。

 

“外面挂着的那个是谁?”

“叶秋。”

“你不就是叶秋。”

“不,叶秋是我弟。我叫叶修。”

 

王杰希震惊了,也一时有点混乱。

叶修看了眼一瞪起来显得更明显了的大小眼,笑了出来。

 

“如果你想说你认识的那个叶秋的话,那确实是我。”

“……”

“说来话长,干脆就不说了吧。”

 

叶修看了看似乎陷入沉思的王杰希,问道。

 

“你找我什么事,哥忙着呢。叙旧的话免谈,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我找你看病。”

“呵。鼎鼎大名的微草院长也有自己看不了的病么~”

“是的,只有你能治的一种病。”

“……”

 

卧槽卧槽卧槽,怎么前面几个还没解决,又来了个。

叶修一时之间忘了嘲讽,沉浸在震惊里。

 

也就只是那么会,然后抬起头,看着王杰希笑的一脸无害。

“那就祖传秘药红糖水一碗,只要998,药到病除,包治百病~”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啪”的一声拍在叶修桌上。

 

“这是我的工资卡。”

“卧槽!这都够买一辈子的红糖水了吧!土豪杰希大大!”

“是的,买你一辈子。”

“哥可不卖,你还是拿着去给顺眼的小姑娘买个鱼塘吧。”

叶修将卡推回给王杰希。

“再说,这么大的钱,我可找不开,没法找零。”

 

王杰希轻笑了一下。

叶修暗觉不好,准备转身逃开。

却还是被王杰希拉住,隔着小小的办公桌,狠狠的堵住了嘴。

唇舌之间缱绻缠绵了半天,直到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王杰希才将叶修放开。

 

“这是今天的找零,剩下的分期支付,我每天来取。”

 

“前辈。”

王杰希转身对上被叶修叫来的人,这次是乔一帆。

一帆对上王杰希的一瞬间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坦然相视了。王杰希拍了拍他,没有说话。

 

“一帆带这位大眼先生去药房找小安领碗红糖水,顺便加点王不留行~”

王杰希转头看向叶修,叶修正得意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王不留行是王杰希上学时发表论文的笔名,在学校里曾经被笑了好一阵子。

看着心情愉悦的叶修,王杰希也觉得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作为医生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刚才也出现了我生病时的状态,切望叶大夫保重身体,多喝红糖水~”

准备离开关门前,王杰希对叶修说了句。

 

 

 

 

乔一帆待了一个月,已经完全明白了红糖水的含义。

没想到曾经崇敬的院长大人也变成了情敌之一,但是他也不会就此服输。

乔一帆按按握紧了拳头。

 

安文逸正在低头写着什么,感觉有人来了,依然头也没抬。

只是拿了药品登记簿,准备填写。

 

“姓名?”

“王杰希。”

“所取药物?”

“一碗红糖水加少许王不留行。”

 

安文逸猛的一怔,笔尖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印记。

抬头看了看王杰希,没有说话,接着转身取药熬制。

 

“那个,你的王不留行是不是加的有点多?”

 

安文逸回过头,笑的天真无害。

“这个药一点危害都没有,而且特别温补,我看先生你长的特别善良,为了你的健康,才特地为您多加了点~”

 

“………”

 

 

将熬好的红糖水递给王杰希后,安文逸看了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乔一帆。

他觉得自己现在暴躁的想要打人。

 

前面还有几个赖着不走的,这又来了一个看着就难搞的,简直人干事!

(╯‵□′)╯︵┻━┻

 

乔一帆似是感觉到了安文逸的目光,朝他投去一笑。

安文逸握住拳头对着乔一帆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也顺便给自己加了个油。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这些人想都不要想!

先一致对外,再慢慢解决内部矛盾好了。

安文逸如此想到。

 

 

 

 

微草医院的走廊传来了一阵急促奔跑的脚步声。

“不好了不好了!院长也被隔壁兴欣拐走了!”

 

 

 

 

FIN

 

关于红糖水

以前小时候听过一个相声,说老中医的,里面一直提到有个偏方,萝卜配什么,包治百病。但是我想不起来了,百度了也没搜到,一时无奈就想到了痛经万能红糖水……

其实也想过板蓝根,但是感觉没有红糖水带感。

无法直视的就请彻底无视好了土下座_(:з√∠)_

 

 

一个蛇精病的脑洞没想到写了这么多我还真是啰嗦……


评论(20)
热度(294)

© 无一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