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一物

蛇精病一只 (*°ω°*)ノ"
热衷在本命总受前提下四处爬墙
all叶、all27、all银时
所说任何言论仅代表自己
圈地自萌。

【霸图叶?】大王叫我来巡山

 

EG向

Lo主是个蛇精病。

天雷滚滚,慎入。

 

 

 

很久很久以前,当一群猴子基因突变,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进化成人类之时,还有那么些猴子因不喜群居而隐入山林。当进化成人的猴子急速繁衍遍布整个星球之时,独自去隐居的猴子结伴而行找到了大陆最深处隐蔽的入口,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各寻领地,修身养性,集天地日月之精华,虽进化更为缓慢,却寿命更为漫长。

 

偶有普通人类因为特殊因缘而误入领地,瞬间惊为天人,尊称他们为仙。而他们所在的地方之于普通人类的居所被神化成了各种各样的名字。昔有武陵渔人出而称其为桃花源,而在电子信息化蓬勃发展的今天,有了新的名称,异次元。

而在这个庞大无边被称为异次元的世界里,有一片绵延不绝的山脉,被发现它并居住于此的猴子们命名为荣耀大陆。

 

最开始的时候,荣耀大陆很是平和。

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由于开枝散叶和长久的寿命,导致猴子日益增多,果实的分配问题使得整个荣耀大陆战火四起,分裂成了数个军团,各自为政。

先有嘉世、霸图、皇风各占山头,后有微草、蓝雨、轮回等愤而崛起。

 

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各军团商议了一下,共同签署了一份停战合约,组建了荣耀联盟,每年举办一届猴王争霸赛,然后由胜出者来决定食物的分配权。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传奇人物,嘉世军团的斗神,叶秋。

整个荣耀大陆用了最短时间修为到达神之领域,从而化形成功的猴子,同时也是连续三届猴王得主,带领嘉世走向无上辉煌。但是极少出现在众猴眼前,导致他的长相一直成为迷之传说。

讨厌他的猴子说,因为叶秋人形的样子太丑太伤眼才会一直取胜。崇拜他的猴子说,因为人形的样子太过美丽颠倒众生,才不能轻易示猴。一时之间双方掐成一团,爆发了自停战协议以来第一波小规模战争。并以此为契机,随着叶秋之后的表现又相继爆发了衰败之战,退役之战等等。

从此以后,「叶秋」两字就成了腥风血雨的代名词。

 

当叶秋退役,嘉世逐渐衰败,众猴都以为荣耀大陆即将重归平静之时,改名为「叶修」的男人以极其高调的姿态,带领着全新的军团兴欣重卷而来,一举夺回因嘉世失利而被众军团逐渐瓜分的山头。将洋洋得意的众猴之脸打的啪啪作响,头晕目眩的脑中只剩「太天真了」四个大字。

而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夏天到了,万物复苏,天空显得格外的蓝,这是一个适于交配的季节。【大误

在属于霸图势力范围的树林里,一群可爱的小猴子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欢乐的玩耍。

 

“咳咳,大家坐好。有个坏消息要通知大家。”一只明显高于其他猴子很多的成年灰色毛发的猴子正摆出一副即将要迎接世界末日的悲痛表情。那表情实在太过悲怆,本来还在玩乐的众猴子被吓的一瞬间安静下来,静下来的森林里连蝉鸣声都没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散开来。

 

说话的叫夜度寒潭,是霸图所属的霸气雄图部队第十小队的队长。夜度寒潭其实不叫夜度寒潭,但是没有谁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包括夜度寒潭自己。当初那场分裂战争打了太久,久到他渐渐忘了自己的真名,只记得被别人常叫的「夜度寒潭」这个属于自己的代号。

夜度寒潭还没有化形成功,还保有属于猴子的姿态,虽然比普通猴子高大很多,但相对于人类成人还是矮上一大截。化形的过程全身毛发也会慢慢脱落蜕变,从而转变成属于人类的毛发。但因为距离领悟神之领域境界就差临门一脚,却始终没能到达,让他全身的毛发稀稀拉拉,不伦不类,特别是已经近乎秃顶的脑门,迟迟不见长出茂密的称为头发的物体,让他每天都万分心塞。

但对他来说,即使全身的毛发都掉秃了也比不上此刻的悲伤。

 

他再次清了清嗓门,沉重的说道。“刚才蒋老大告诉我,他早上给大王汇报军团日常时,听到张军师对大王说,叶修下午要来我们这里。虽然大王和军师没给他作战任务,但蒋老大说还是要注意一点,下午多派点人去巡山,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以防叶修那个无耻之徒带着兴欣来抢我们的储备粮!”

 

“ヾ(≧O≦)〃嗷~”猴群一下子炸开了锅,兴奋起来了。

自从叶秋退役,嘉世衰落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架可打了。每天除了吃睡玩,就是晒着太阳互相抓虱子,已经快要无聊疯了。

他们可是霸气雄图纯爷们,连架都没得干了还算什么挥洒着汗与热血的帅气纯爷们?!

甚至没有叶秋的参与,连最喜欢的猴王争霸赛都没兴趣看了。除了叶秋,再也没有能让他们提起兴趣高呼“干死他!”的对象,一腔热血无处释放,心跟被耗子抓了一样各种捉急。

所以当叶秋回来时,他们简直都差点要点鞭炮庆祝了好么!

 

「很好很好~」夜度寒潭欣慰的看着热烈响应的手下们,高喊出阔别许久的口号:“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蛀牙!”猴A高举着手大声喊到。

「凸」夜度寒潭脑门青筋暴起,大手一挥给了猴A的脑门一记重拳。“开会的时候严肃点!还有这都多少年前的老梗了俗不俗?!”

“大家听好了!我们的目标是!打倒叶修!”夜度寒潭紧握着拳高举右手,吼的声嘶力竭。

“老大,这个梗更是听了好多年了哎~”猴B看了眼捂着脑袋眼中含泪的猴A,幸灾乐祸的接了一句。

「凸凸」“我打死你们这群蠢货!”

眼看被堵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的夜度寒潭即将准备揍死猴B,一旁的夜未央及时拦住了他。

“老大息怒,别跟这两个逗比计较~ 话说老大你不用那么紧张,即使叶修再厉害,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即使他们人数再多,主场作战我们还会怕他不成~”

“哎,你们不懂,叶修有多可怕!”

夜度寒潭闭上了眼睛,一脸不堪回首的痛苦模样,向他们娓娓道来。

 

 

 

夜度寒潭被蒋游叫去谈话后正准备离开时,恰逢之前派去兴欣打探情况的探子刚好归来准备向蒋游汇报情况。

 

一见蒋游,探子立马满含热泪的跪在了蒋游面前。

“对不起蒋队,我连山都能没上去。”

“怎么了?难道你被他们发现了?!”

蒋游惊的从座位上一下站起,急步走到探子面前扶起探子。

“不是。”探子满脸痛苦的摇了摇头。

“那?山上机关阵法太多,你没办法上去?”蒋游想了想叶修的诡计多端,又被称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在山路之上布满机关用以防敌也在情理之中。

“不是。”探子继续摇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掉在地上「啪嗒啪嗒」作响。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别光摇头啊!”蒋游急了。

“山下站满了人,我挤都挤不上去。”探子似是不愿回想般捂住了脸,声音透过双手的缝隙传递而出,闷闷的却满含悲愤之情。

“站满了人?什么人?哪个军团围攻过去了么?”

“女人。”

“女人?!”

“化形成功的,没化形的,甚至男人也有,不过女人更多,堵住了上山的所有入口,每条小路,拉着条幅举着牌子,哭着喊着大叫着‘叶修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生一山的猴子!’”

“……”

“蒋队这是为什么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被妹纸喜欢过,当初你们招人的时候不是说,霸图这种威武雄壮的汉子最招妹纸喜欢了么!怎么我到现在连个小手都没拉过啊呜呜呜!”

探子一把抱住蒋游的大腿伤心的嚎啕大哭着。

 

哭声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染着现场每个感同身受的人。

蒋游红着眼圈,心酸的拍了拍探子的头。

“辛苦你了,你去休息休息吧,给你多放几天假。”

“谢谢蒋队。”

探子站起身,对蒋游行了礼,抽泣着抹着泪走出了房门。

 

蒋游目送完探子的离开,转身看了看呆立在一边的夜度寒潭。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拿过书桌上洗的干干净净平日用来擦书桌的抹布,塞进夜度寒潭手里,然后也跟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只是每一步都显得那么的沉重。

夜度寒潭愣愣的看了看手中的抹布,下意识的一摸脸颊,满手的潮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也跟着一起泪流满面了。

 

 

夜度寒潭说完这段痛苦的回忆,睁开眼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呆住。

那些话犹如炸雷一般在众猴脑中轰隆作响,又犹如一道闪电锋利的劈开众人内心深处最后一块角落。有什么想要脱口而出,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一刻,众猴终于完全回想起曾经被叶秋掠夺所带来的恐惧。

不光是美味的食物,还有各种可爱的妹纸。

 

“WTF?!”率先从恐惧中恢复过来的夜未央瞬间怒嚎。

“你说啥?”其它猴子还处于呆愣状态,下意识问道。

“英文懂不懂?!回去自己查去,即使是猴子也要做一只与时俱进跟的上时代的猴子懂不懂?!”夜未央朝地上猛啐了一口“抢妹纸什么的不能忍!老子还没怎么跟妹纸说过话呢!”

“对对!不能忍!我也没怎么跟妹纸说过话+1”

“打倒叶修!我也+2”

“干死他!干死他!我也+3”

………………

众猴红着眼眶,将口号一声声喊得震彻整个树林,久久不息。

 

 

 

炎热的天气,猴A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再过几天自己巡逻片区内的桃树上的桃子即将迎来收获的日子,为了得到这份自然的馈赠,大家养护、灌溉,四季轮回的等待换来这难得的丰收时刻。这样的快乐让猴A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再多的汗水也化为了甘甜。

 

情不自禁的哼唱着自编小曲,优美的歌声满布着喜悦回荡在林间与风声碰撞在一起共谱出犹如天籁般美好的旋律。

 

 

“大王叫我来巡山,小心堤防叶不羞~”

“大王叫我来巡山,伊尔呦呀伊尔伊尔呦~”

 

 

猴A是一只黑色长毛猴子,满身的毛发纯粹的无一根杂色参杂其中。

别的猴子告诉他,上一个颜色这么干净纯粹的就是他们那未化形前的大王。

那么,他是不是也能化形成大王那样高大威武的样子呢,那种无人能及的霸气,那种他每次即使只是远远看到都被震撼的一瞬间想要掏空自家地窖所有的桃干向大王献上的威严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用不了多久,他也许就能当上小队长、再被大王看中、委以重任、然后被无数的妹纸喜欢、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猴A正沉醉在美好的幻想中,就被一颗掉在脑袋上的桃核砸醒了。

“何方小贼,居然敢暗算我!”猴A大喊。

“噗~”一声轻笑自林间飘散出来。

“还不快快现身!”

 

 

一阵风过,猴A下意识抬头,就再也移不开眼,他想他见到此生最美丽的风景。

一个撑着一把白伞的人从他面前的树上一跃而下,在阳光的照耀下整个人都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圣光,耀眼的让他禁不住想要闭眼,但又怕一闭眼再睁眼就见不到了,只能强睁着愣愣的望着已经站在他面前的男子。

 

“神仙?”猴A下意识的问。

男人笑着看着他,摇了摇手指。那手指好看的要命,像是会吸魂一样又吸去他一部分心神。

“妖怪?”

男人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笑的更开心了,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猴A突然想到老大之前说的下午要来的叶修,立马明白过来。

“你是叶修请来的救兵么?”

 

老大说过,叶修此人特别无耻猥琐,一定是怕敌不过所以找到眼前的人来施美人计!

猴A其实对于人形的美丑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他只知道撑伞之人特别合他的眼,有着让他移不开眼的魔力。

 

男人收起伞,在他面前蹲下后,还要比他高出一个头。抬起的右手放在他的头顶上揉了揉,惹的他一阵心神荡漾。

 

“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怀念啊~”男人强忍着笑意,明明看着他却仿佛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眼底闪烁的光芒比身上的光芒更加耀眼和让人沉醉。

“我就是叶修。”

「WTF?!这是在逗我?」这一刻,猴A无师自通的get到了夜未央说出的那三个字母的意思。

 

猛地后退两步不再看叶修,准备吹响用来通知敌人来袭用的短哨。霸图的猴儿,可不会被美色所诱惑而忘了正事!猴A自豪的想。却在摸遍全身后,怎么也找不到,不知道是不是掉在了哪里。

「即使牺牲也要把敌人留在这里!」如此想着他便沉下身体弓起后背,注意着叶修的动向,随时准备扑过去。

“噗,这个眼神也是一样啊~”他看着叶修莫名其妙的感慨了一句,接着又莫名其妙对他说了句“我帮你一把好了。”

说完举起手中白伞,伞头朝天,执柄之手微微一动,只见一只短箭自伞头破空而出,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与闪着绿光的箭尾一起急速向天空飞去。

 

 

一支穿云箭,

千军万马来相见!

 

猴A心头一凉,难道叶修已经在召集同伙了么。不过刚才的光还挺显眼的,霸图军团的巡山队员应该会有能注意到的吧!请一定要有注意到的!他在心里默默祈求。

 

 

“叶修。”林间忽然一阵梭梭作响,像是有什么人正向这边急速赶来,人未至已声先至。

是敌是友?猴A一阵忐忑,直至来人完全出现在眼前。

 

来人一袭玄衣,衣上满布着暗金色的花纹,如墨的黑发被发冠整齐的束于头顶,千年寒潭般的黑眸不带有一丝温度,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傲视于天下的帝王霸气。

猴A被震慑的差点一下没站住直接跪下了,这是他们的王,永远不知退缩,永远一如既往的霸图之王,韩文清。瞬间激动的泪花都快出来了,得意的望向叶修,他们的王都来了,看你还往哪跑,继续叫人啊,来多少打多少,让同伙来的更猛烈吧,哼哼!

 

“喲,老韩~”只见叶修笑意不变,抬手向韩文清招了招。

韩文清向叶修走去,眼眸泛起一丝暖意,然而没走几步,整个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声音也带着薄怒。

“你那身上什么鬼?!”

 

被吓的不轻的猴A愣愣的抬头向叶修身上看去,才发现叶修穿着一件很奇怪的衣服,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却镶满了圆圆的小亮片,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

一堆黑线自猴A脑后落下,原来初见时的光芒并不是叶修本身发出的,而是衣服上自带的……

 

“看起来叶修前辈又溜去现世买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又有一人自林间度步而出,白儒青衫,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明明两种风格的事物却在此人身上被和谐的结合在了一起,给人一种既儒雅风度又严谨理性之感。

正是霸图军师,一人之下万猴之上的张新杰。

 

“这是最新的淘宝爆款,哪像老韩那样的老古董,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天穿的跟个黑面神一样到处吓人~”

“淘宝最近流行夜店风么?”

“哟~新杰你还知道夜店,可以啊,看来没少去啊~”

叶修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在阳光下晃了晃。然而因拉扯而下滑的V字领与撩起的衣角处不经意间暴露出了一大片白嫩的凝脂,本人却不自知。

“哥专门来闪瞎你们猴眼的,还不快感恩戴德跪下谢恩~”

“幼稚!”韩文清在一旁抱臂不屑的斜睨了叶修一眼。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镜片在光线的反射下只见一片白,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

“前辈身上的这身衣服据目测来看很容易脱穿。”

 

“呵呵,脏心杰你说这话也不怕带坏霸图下一代~”

叶修一把拉过呆愣在一旁的猴A,推在身前。重新蹲下身,又揉了揉小猴子的脑袋,抬起头笑谑的看着韩文清。

“老韩你还是这个样子的时候比较可爱~”

 

猴A只见大王的脸色变得更黑,一脸阴沉的向他走来,不禁吓的浑身止不住的哆嗦。

「呜啊啊啊大王饶命!小的身上没带桃干,小的这就回去拿!不对,这人说什么不关我的事啊嘤嘤嘤!QAQ」

身边的叶修似是感到了他的恐惧,笑着凑到了他的耳边。

“噗,别怕,有我在,我……卧槽!老韩你!”

还没说完,猴A就感到头顶一轻,只见大王抓过叶修之前摸着他脑袋的手强制的将他拉了起来然后禁锢在了怀里,接着面无表情带着叶修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徒留下了一阵青烟。

 

“不作死就不会死,前辈总是学不乖呢。”

张新杰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不愧是大王,一下子就把叶修制服了!」猴A崇拜的想着,心里却突然酸酸的,有种说不清的失落感。

 

闻讯赶来的夜度寒潭到了桃林后,只看到了猴A一人,表情怪怪的站着一动不动,急忙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修呢?”

“被大王带走了。”

“你没事吧?”

“老大,我好像恋爱了。”

“啥?”

“但是,好像又失恋了。”

“啥???”

“没事,老大我继续去巡山了。”

 

猴A叹了口气,向夜度寒潭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夜度寒潭,与远处飘散而来属于猴A的温柔哀婉缠绵悱恻的歌声。

 

“伊尔呦~”

“伊尔伊尔呦~”

 

 

 

--------------------------------------------------------------

 

首先先恭喜自己暂时打败了拖延症,把开了好久的脑洞给填上了,好像烂尾了?

其实最开始想写一篇高大上小清新的妖怪和除妖师的故事,但想象太美好现实太骨感,构思情节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歪成了这样……

然后我也不懂只是想撸篇逗比文为嘛要弄个看起来如此高大上的开头,也许只是想要显得逼格比较高吧?【不

还参杂着一些暴露年龄的老梗,希望不要嫌弃~  _(:з√∠)_


评论(8)
热度(40)
  1. vffgvmbx8456ccxcv无一物 转载了此文字

© 无一物 | Powered by LOFTER